男子骗白静之夫获刑11年 曾介入白静夫妇婚姻(图)

周成海的哥哥领取判决书

白静

京华时报讯(记者裴晓兰)3年前,女演员白静被丈夫周成海刺死后,一名叫乔宇的男子被曝介入白静夫妇婚姻并诈骗周成海巨款。检方指控其诈骗周成海约900万元,乔宇否认诈骗,也不承认指控中提到的大部分钱物。市二中院经过一年多的审理后,于昨天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乔宇诈骗金额为236万元,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判决书显示,法院对检方指控的大部分事实没有认可。法院查明,2011年间,乔宇编造虚假房地产项目,以与周成海合作开发该房地产项目需要送礼为名,在朝阳区太平洋百货商场地下停车场内,骗取周成海236万元。赃款已被追缴。

  对于检方指控的其他事实,法院认为,在案证据并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来得出乔宇编造“黑社会老大”虚假事实的唯一结论。检方指控乔宇诈骗周成海其他钱款和字画等物品的事实,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

  法院认为,乔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法院综合考虑乔宇所诈骗的钱款已追回等情节,对乔宇酌予量刑。一审以诈骗罪判处乔宇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处罚金1.1万元。

  昨天下午,周成海的哥哥周成江到法院领取了判决书。见到记者,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判决只认定乔宇诈骗了236万,我无法接受,一定会申请检察院抗诉。”周成江说,他是整个事件的亲历者,弟弟被骗走的钱物绝不止这些。

  □案件时间轴

  ◎2005年左右,40岁的周成海认识了小他18岁的白静。那时,周成海有家庭,后离婚。

  ◎2008年,周成海和白静领证。白静是中戏2002级表演系本科毕业,出演过《功夫咏春》、《见龙卸甲》等多部电影、电视剧。

  ◎2009年,周成海认识了乔宇。一年后,白静与乔宇相识。

  ◎2012年初,周成海报案称被乔宇诈骗。

  ◎2012年2月13日,白静向朝阳法院起诉离婚,要求分割夫妻名下一处丽都水岸的房产。

  ◎2012年2月15日,乔宇因涉嫌诈骗罪被朝阳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2012年2月28日,周成海到法院领取离婚传票后,将时年29岁的白静刺死

  在家中,周成海随后自杀。当日,乔宇被取保候审,同年3月3日再次被羁押。

  ◎2013年5月24日,市检二分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乔宇诈骗周成海约900万元。法院随后四次开庭审理此案。

  ◎2015年3月24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审认定乔宇诈骗周成海236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检方指控 造谣称得罪黑老大

  2011年2月至3月,乔宇指使两人在朝阳区东四环外霄云路路边、朝阳区东三环兆龙饭店青鸟健身中心停车场,分别向周成海的奔驰S350汽车泼洒油漆,并据此向周成海编造其得罪了“黑社会老大”的虚假事实。乔宇向周成海谎称“黑社会老大”要与周成海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

  法院认为 单方说法证据不足

  在案证据并没有形成完整证据链。判决指出,多人证言及报警记录等证据可以证实,周成海家门及白静的车辆曾被人泼油漆。有两人的证言能证明乔宇指使他们分别向周成海车辆上泼油漆。而周成海家门及白静车辆上被泼油漆,是乔宇所为还是另有他人以“黑社会老大”之名所为,尚缺乏证据证明。

  此外,周成海陈述,其家门和白静的车辆被泼油漆后,“黑社会老大”分别通过两个电话号码发短信对其进行威胁,后又通过短信与其联系合作房地产项目等事项,但公安机关通过对涉案手机进行检验,未发现周成海手机与那两个电话号码之间有关于泼油漆威胁、合作地产项目等方面短信联系的内容。此事除周成海陈述外,并没有其他证据证实。

  公安机关虽出具说明,证明上述两个电话号码在使用过程中与乔宇的电话号码伴随,但乔宇是否就是周成海所称的“黑社会老大”,在案证据不能得出排他性结论。

  检方指控 借口平事骗取财物

  乔宇编造虚假事实,骗取周成海人民币50万元、百达翡丽牌手表一块和字画一幅。

  法院认为 证人口供均为转述

  周成海陈述,泼漆事件后,乔宇称通过他父亲的关系帮助解决了泼油漆问题,向其索要人民币50万元、百达翡丽牌手表一块、4幅字画。

  多名证人称,听说乔宇为帮助周成海解决泼油漆问题,向周成海要了100余万元。但证人并不能证明乔宇收受周成海上述款物的具体过程,均是听周成海所说,且证言内容与周成海的陈述不符。因此,证明乔宇收取周成海50万元钱款及百达翡丽手表的证据,仅有周成海的陈述,没有其他证据印证。

  关于周成海所述被乔宇骗取4幅字画的情况,乔宇辩称已将4幅字画归还给周成海,也有证人提供证言亦能印证乔宇将画归还的情况。周成海提供的录音资料中,乔宇提及返还字画的情况,周成海并未提出异议,故周成海称被乔宇诈骗4幅字画的情况与在案证据矛盾。

  检方指控 合作房地产骗720万

  2011年5月至2012年1月,乔宇向周成海谎称“黑社会老大”要与周成海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但要通过他父亲的关系来运作,并以能够获得高额回报为诱饵,先后骗取周成海720余万元、百达翡丽牌手表一块、劳力士牌手表两块及黄金寿桃摆件等物品。

  法院认为 部分款项无直接证据

  法院只认定乔宇诈骗了其中的236万元。

  判决指出,对于手表、黄金寿桃摆件等物品,乔宇承认收过。他称,周成海在香港为他买的三块手表,但都被周取走或以现金形式还给周,当时两人是朋友关系,二人之间经常互相赠礼。黄金寿桃是白静送给他的礼物。

  在案证据证实乔宇收取上述物品。但证明周成海为房地产项目送给乔宇上述物品的证据,仅有周成海陈述,没有其他证据佐证。

  对于720余万元钱款,判决分三笔进行了分析。第一笔是450万元,乔宇在录音中承认收过,但根据两人银行账户信息,没有相应记录。且乔宇到案后始终否认收受过上述钱款,仅凭录音不足为证;第二笔是20万元,乔宇否认收过。周成海陈述称,2012年1月,乔宇以给白静买东西为由从他处要走20万元,但其陈述无其他证据支持,法院不予认定;第三笔是指控乔宇以房地产项目送礼为名,诈骗周成海250万元。证人证言显示,周成海在太平洋百货地下停车场,给乔宇两个装有现金的箱子,乔宇让苗某代为保存,他随后代乔宇存入光大银行236万元。根据周成海的陈述,证人周成江等人证言,证实乔宇向周成海虚构了老干部活动中心地产项目,并以与周成海共同运作该项目需要送礼为名诈骗周成海钱款的事实。此外,乔宇在录音中承认为运作该地产项目,买黄金给人送礼,收受周成海的钱款。在案证据形成证据链,足以认定乔宇编造虚假房地产项目,以与周成海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需要送礼为名,骗取周成海钱款。对于诈骗数额,法院以存款凭条的236万元为依据予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