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在韩堕胎被治死 捐赠器官救4人性命

 

今年1月,一名赴韩国留学的25岁中国女生在与韩籍男友交往的过程中意外怀孕,并在怀孕的第12周时接受了堕胎手术,但医生的操作失误致其陷入脑死亡状态。据韩国《中央日报》今日(12日)最新消息,10月7日,这名中国女生吴元馨(化名)的母亲将女儿送去火葬前,写了一封亲笔信,信中吴元馨的母亲透露,造成女儿脑死亡的医生和护士都已得到法律制裁。而因女儿几乎无苏醒的可能性,其父母在其脑死亡261天后,同意捐赠女儿器官。其心脏、肝和两个肾脏将被捐赠,将拯救包括韩国人和中国人在内的4名病人的生命。

 

据韩联社2月16日报道,今年1月,韩国首尔一所私立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在首尔某医院接受堕胎手术后陷入昏迷状态。

 

报道说,怀孕三个月的中国女生在首尔惠化洞的某妇产科医院接受了终止妊娠手术,术后被推到病房时突然停止呼吸,被紧急转院至首尔大学医院,后陷入脑死亡状态。

 

据悉,该女生2011年来到韩国,在首尔一所大学读书,与一位和她同岁的韩国男朋友交往。手术4天后其父母赶来韩国,并向警方告发该妇产科医院主治医生和护士存在过失致伤的嫌疑。首尔大学医院分析称,该女生应该是在手术过程中被注射了过量的葡萄糖,但该妇产科医院对此予以否认。首尔惠化警察局对该医院进行了调查,掌握了诊疗记录及手术记录等资料,调查院方是否存在过失和其他违法行为。而得知女友脑死的男友曾企图在汉江自杀,后被救起。

 

6月29日,韩国首尔警察厅以医疗过失致患者陷入脑死亡的罪名逮捕了该医院院长。

 

调查和审判涉事医院和工作人员的过程对于女孩父母来说,无疑是漫长的。经过近三个月的等待,造成女孩死亡的相关人员也得到了法律制裁。据《中央日报》消息,9月10日,造成女孩医疗事故的医院院长李某(43岁,女)被判有期徒刑3年及停止资格3年,缓期5年执行。助理护士李某(47岁,女)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期2年执行,并处以100万韩元罚金(约合5500元人民币——观察者网注)。审判员说,“严重违反了业务注意事项,对被害者生命造成严重危害,伪造诊疗记录等,犯罪性质恶劣”。

 

尽管如此,女儿吴元馨却依然无法醒来。当被医疗人员告知自己女儿醒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要不要考虑捐献器官时,吴元馨的父母不得不痛苦地接受这一现实,并同意将女儿器官捐赠,拯救包括韩国人和中国人在内的4名病人的生命,这也是首次有中国人(汉族)在韩国进行器官捐赠。

 

10月7日将女儿送去火葬前,吴元馨的母亲写下一封催人泪下的亲笔信,表达对女儿的思念和不舍,以及做出同意女儿器官捐赠这一艰难决定的痛苦过程。在这封亲笔信的基础上,韩国《中央日报》12日结合吴元馨的父母和首尔大学医院有关人士的采访内容,模拟吴元馨的母亲口吻讲述了事件过程。

 

韩国《中央日报》刊载报道全文如下:

 

(《中央日报》注:该新闻是10月7日将女儿送去火葬前,在元馨母亲亲笔信的基础上写成。中国留学生吴元馨的父母和首尔大学医院有关人士的采访内容为素材。)

 

我心爱的女儿吴元馨(化名,25岁)!今天(10月7日)早上在京畿道高阳市首尔市立焚化院(碧蹄火葬场),在你被火葬前看你最后一眼,你静静地躺在棺材中,紧闭着双眼,如果仅是熟睡了该有多好啊。最终还是不得不把你送去天国,可是不争气的妈妈却什么都无法为你做。

 

你脑死亡已经261天了。爸爸和我同意了将你的人工呼吸器摘除。你现在应该离开这令人厌烦的病床,开始漫长的旅程了吧。

 

是今年1月19日吧?去年3月去韩国大学留学的你,在首尔惠化洞的某妇产科遭遇了医疗事故。你从小就特别喜欢韩国,去留学的时候多幸福啊……

 

当妈妈看到才留学10个月就躺在首尔大学医院应急重症监护室里的你时,瞬间崩溃了。警察说,由于医生给你进行过多的葡萄糖输液导致你脑死亡。所幸已判定为医疗事故,过失责任明晰,把你变成这样的医疗人员都受到了惩处。

 

上月10日院长李某(43岁,女)被判有期徒刑3年及停止资格3年,缓期5年执行。助理护士李某(47岁,女)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期2年执行,并处以100万韩元(观察者网注:约合人民币5500元)罚金。审判员说,“严重违反了业务注意事项,对被害者生命造成严重危害,伪造诊疗记录等,犯罪性质恶劣”。

 

到今年秋天年仅二十五岁的我的独生女啊……之前你该有多痛苦啊?妈妈和爸爸无数次地祈祷,希望你能够安然无事地苏醒过来。我还梦见你天真地笑着跟我说,“妈,爸,我饿了”。

 

但是时间无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的状态越来越坏。医疗事故判决出来后,周围也有人小心地提及了器官捐赠的事。

 

当然一开始爸妈也气愤地跳了起来,反驳道:“ 我女儿一定会坚强地苏醒过来的,是谁在乱说器官捐赠的事?”

 

但是东新教会的人和首尔大学医院职员满脸遗憾地告诉我们,“医疗人员说其实吴元馨苏醒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要不要考虑下捐赠器官挽救下其他的生命?”

 

这些对来到韩国的我们曾进行无私关照的恩人们,好不容易说出这番话,爸妈只答道会考虑一下的。

 

但是大概在中秋一天前,爸爸提到,你在中国的时候曾经将卖菜老奶奶的蔬菜全部买下来带回家的事。“老奶奶看起来太可怜了,所以把她剩下的菜都买回来了”,记得你是这么说的。然后爸爸说,“我们女儿总喜欢给予别人,估计她不会反对器官捐赠的”,并说道,不管捐不捐赠器官,火葬之后都是化成灰烬,既然如此,不如由我们女儿挽救其他人的生命后,再送走她。

 

妈妈希望你有个美丽的结局,但还是不自觉点了头。院方说,“这是首次有中国人(汉族)在韩国进行器官捐赠”。你的心脏、肝和两个肾脏将被捐赠给别人,你将拯救四名韩国人和中国人,给他们新生。

 

我亲爱的女儿元馨啊!妈妈几天前第一次去了首尔市内。之前妈妈只知道首尔就是你躺了261天的首尔大学医院和重症监护室以及医院附近的东新教会。不同于寂静的医院,首尔市内很是喧闹华丽。你在死亡线上徘徊,街道依旧繁荣。

 

那天妈妈买了送你走时给你穿的衣服和鞋子,不是寿衣,而是适合女大学生穿的衣服,希望在你临走时给你好好打扮下。你喜欢裙子还是裤子?去远路短袖会冷吧?我泪流满面地一遍遍挑选你最后要穿的衣服。

 

想起昨夜艰难地结束了器官移植手术的你,妈妈的心沉了,还在手术室前呜咽道,“为什么把妈妈叫来你却不起来”。妈妈最后一次用脸挨了你美丽的脸庞、双眼还有嘴唇。院方人员说,你躺了太长时间导致双脚浮肿,妈妈买来的平跟鞋穿不上。所以皮鞋就放你脚下了,上路后如果脚痛就把鞋穿上。

 

最后再给你的嘴里放一颗你喜欢的糖果,想着爸妈省着吃。我骄傲的女儿元馨!谢谢你今生做爸妈的女儿,希望你下辈子还做我们的孩子。好走,我们唯一的女儿……孩子,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