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睡衣带解开露出成熟的身体(图)

 

    这一切麓于我拒绝过一次初恋女同学的献身。我在学校的时候,曾经深爱过一个女同学。这种感情一直持续到10年后,直到她结婚。这是我的初恋,不过是单恋。她知道我一直都爱着她,但是一直都和我保持着礼貌的距离。这点,我们班的同学几乎全部都知道。

  这几年,我虽然离开了家乡工作,但和同学们还是保持着联系的,也包括和她。2009年下半年开始,她找我上Q很频繁,因为她发现她的丈夫可能有出轨,和他大吵,在Q上和我诉苦。每次和她聊天,我心里都不是滋味。从内心说,看到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过得并不幸福,很同情她。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对她有任何想法了,虽然我没有结婚,但是对她我纯粹是同情,从未有过什么念头。她这种婚姻状态持续了一年多,他们一直在打闹和不和中度过,应该是没有离婚的。

  去年的夏天,她告诉我要来我所在的小城出差,顺便来看看我。此时,我刚经历一段失败的恋爱,心中甚闷。有同学来,我很高兴。

  在这个小城里还有其他同学,晚饭前我赶去她住的宾馆见她,我说将其他同学叫来一起聊聊吧,她只是说时间不早了,叫他们来吃饭怕会等晚了,明天再约不迟。于是,我们找了个餐厅一起吃饭,一起怀念读书的学生时代。期间她还说学生时代我怎么怎么喜欢她,问我是不是。我坦承:“是。不过那已成往事。”同学见面很亲热,都喝了蛮多酒,饭后是我送她回的房间。

  由于环境的私密,我们聊得很开。我们又聊了很多往事,有很多让人难忘的学生时代的回忆。聊到激动的时候,我们有哭也有笑。期间她说哭了流了泪很难看,去冲个凉。她出来时便换上了睡衣,我当时感到有点不合适,提出要走。但她挽留了我。诚如她所言,夏天的8、9点钟并不算晚,我也的确很想和她多聊会,毕竟这么久没有见过了。所以,我就没多想,这是自己的多年同学,又是同乡,我了解她。

  随后,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她现在的婚姻上了,她又沉默了,哭泣着,那一瞬间,看着眼前这个为婚姻所困的女人,我心里五味杂陈,坐在她身边安慰她,劝阻她。当她哭着说我那么多年对她的痴心,说她终于醒悟了,她对不住我,我觉得心酸!

    我和她既是同学,又是同乡;同一个教室上课,甚至一度同桌;老师提问她答不上来,我为她救场而被同学笑;一同野炊,我帮她扛炊具;我是男生,我力气大,我甚至还帮她每晚到开水房拎开水;我们朝夕相处,同受一个老师教育,同一个餐厅吃饭,她被欺负了我帮她出头,我知道她一直漠视我对她的爱,可我对她是有感情的呀!临毕业,我希望她能考虑和我一起分配,因为我们当时是国家分配和双向选择结合就业的政策。她的拒绝让我心碎!

  工作后我给她写了很多信,也打过很多电话,但都没有打动她;她结婚后,一次我在同学聚会中喝醉了,失态喊着她的名字,为失去她痛哭不已,连同学都替我不平和惋惜!那些年里,我的心里只有她。这些她都知道的!

  是的!我是个其貌不扬的男子,我没有她后来的男友,再后来的丈夫那么高大帅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当年面对我的热切追求,是如此的决绝!现在她的高大帅气的丈夫有了女人,她终于知道我的好了!我的心里的苦闷和压抑,也随着泪水涌出。她激动地抱住我的肩头哭泣,我没有拒绝她,或者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当她开始热吻我脸颊时,我也没有拒绝她,可能是她从未给过我的温柔的一面和曾经对她的感情多少让我感化吧;当她吻我的嘴唇的时候,我本能的感到害怕和躲闪。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不是我太太,甚至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能这样做。我语无伦次地安慰和推她。突然,她的意外举动让我惊呆,她将睡衣带解开了,站在我面前,没有文胸,也没有内裤。有的只是紧张的呼吸和橘黄灯光下成熟的身体。我当时手足无措。她抱着我的肩语无伦次,说当初她是没看上我,她知道错了。她已经看出来了,我是真男人,要我原谅她的冷漠。她愿意将她的身体给我,报答我对她多年的坚守等等。我能感觉到她的那种紧张和害怕。但无论如何,这都让我太意外了!一个自己深爱,或者说曾经深爱多年的女人,一个现在被婚姻伤害的女人,一个热烈追求而不得的女人,如今全罗地抱着自己,如果说我不受刺激,那是假话,毕竟我是一个健康的男子。

  我当时热血上涌,心理的斗争和,我又气她的过去,又恨她的现在,又同情她,心里波涛起伏,难绘难描。但我心里有一个底线:如果是当年的她和我,我愿意!如果她是我的女朋友,我愿意!如果她是我的妻子,我愿意!可她不是我可以碰触的女人,她不属于我,我不能那样!我至今都不知道我是怎样和她在拉拉扯扯中匆匆推开她,失魂落魄地逃出了房间的。我也不知道当我离开房间的时候,她是在伤心地哭泣还是在为自己的荒唐掩面羞臊。反正,我走了

  后来,我很少和她上Q。但是我能收到她的信息,既有她给我的祝福,也有她希望我能原谅她之类的话。

  其实,相识交往多年,新格品新彼此都清楚。她相貌不错,家庭教养不错,新格清高,同学中口碑一直是很好。我和她虽然难得碰面,但亲戚朋友来往密切,对她还是很了解的。平心而论,她是个清白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是个爱家正派的好女人。我相信她后来留言中说的,她真的只是想有机会弥补我对她的多年感情的坚守和她对我多年的冷漠,现在她婚姻的不幸,让她知道她当年是多么的让我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