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女人再老也有对男人的渴望(图)

他就这样闯进我的心

  王荣军走进我的生活,就像上帝有意为我安排的左膀右臂。来得太巧,作用太大。他的出现让我觉得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轻松、舒服。

  首先要感谢张小剑的妈妈。张小剑是我的学生,在我这里补了一年多的数学,进步很大。2006年开学前,张妈妈来找我:“我们小剑不来上课了。”“为什么,是我教的不好吗?”

  这种事情在我十多年的补习生涯中前所未有,很多人想方设法都找我补课,我不禁好奇。

  “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小剑他爸不给钱了,我一个单身女人,只能管孩子吃穿……”女人的脸上布满了羞涩。

  “没关系,你还是让小剑来上课吧,这孩子资质不错。我不收他的学费。”“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也是个单身女人,知道你的难。”说这话时,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和儿子的父亲是在儿子8岁时离婚的,儿子一直跟着他。离婚后,我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教学上。晚上节假日也加班加点地补习,除了热爱教育,更主要的是我想念孩子。

  张小剑继续在我这里补课,张妈妈不想占我便宜,一碰到我就说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告诉她。我想来想去,自己一个人白天忙到黑夜,回家一碗热乎饭也难得吃上。就随口说:“你帮我找个人做饭吧。”结果,第二天张妈妈就自告奋勇地来给我做饭。她说只有这样她才能心安理得。有一段时间张妈妈生病了,她居然把她前夫找来给我做饭。一个善良纯朴的好人!

  婚姻失败将我和张小剑的妈妈拉得特别近,忽然一日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需要一个家,一个男人来做你的坚强后盾。”不几日,她就把王荣军推到我面前,王荣军57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离婚多年,儿女都已成家立业。

  王荣军来的第一天,就进了我家厨房。他说我是人民教师,油烟会熏了我的嗓子,熏了嗓子就会影响教学。真是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我不禁惊呼。那段时间,我刚从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对于恋爱给予人精神上的需要我不再奢求,我更看重的是这个男人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实际价值。

  王荣军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他操持家务的能力比我强,最主要的是他的生活圈子单纯,老婆离婚了,孩子结婚了,这对于黄昏恋,不可多得。

  我能如此迅速地接受王荣军,刘大连功不可没。我和刘大连的认识,纯属偶然,那时我还只四十岁。

  被死亡阻隔的浪漫

  刘大连的气质、谈吐深深地吸引了我,他和我的前夫很像。我和前夫并没有很深的矛盾,我们离婚,就因为我的个性太要强。那时我父亲刚刚过世,我变得很暴躁,总想找个人发泄内心的伤感。

  老公和我最亲近,我把他当作了出气筒。内心里,我希望他能够像父亲一样包容我。而他觉得,我已为人妻、为人母,所以很多事情就要自己坚强面对。就为这,我们离了婚。

  离婚后,他成了商场上的精英。而我也鼓足劲想做出一番成绩。某种意义上,我把前夫当作竞争对手,在人生道路上一路狂奔,直到从别人嘴里听到他现在妻子的一句话:“那个女人才是‘疯得板’,把一个这么好的男人让给了我。”那份得意,令我心酸。

  我迷途知返却再无归路之时,刘大连出现了。封存已久的心门心甘情愿为他打开。交往了一两个月,我得知他有老婆有孩子,他说了一大堆老婆的坏话。我又不是一二十岁的小姑娘,怎么会轻信他这种苦肉计?我毅然抛下武汉的工作,去了另一个城市。

  一年后,我悄悄地回来。刘大连第一时间就从茫茫人海中把我找了出来。他开着豪华轿车出现在我面前。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资产有上千万。他完全可以找到比我更年轻,更漂亮的,为什么偏偏选择我?他说是因为爱,好多年没有从男人那听到这个字眼了,我就像被施了魔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刘大连明确而真诚地对我说:“虽然我不能给你婚姻,不能给你名分,但是只有死亡才能将你我分开。”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在正该爱的时候,特殊的年月压抑了我们的爱情,所以一旦有了再爱的机会,迸发出来的激情也分外浓烈。

  死亡,真的来了。不是冲我,也不是冲他,是落在了他儿子的头上。他儿子23岁,刚刚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突然就得了绝症。那段时间,刘大连痛不欲生,不过仍然没有中断和我的约会。

  他还如常为我操办生日宴会,送给我一个价值七八千块钱的包。我不稀罕钱,也不在意形式,但是在这种紧要时候,我看出了我在他心中的分量。一个月之后,他儿子离开了人世。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小伙子,但是我却为他的母亲心疼。我不想在另一个母亲的伤口上再撒盐,主动退出了我和刘大连的爱情。

  心门真正地关上了,他给我的一切我都已珍藏,可惜我不能陪他走得更远。

两个好人的不幸福

  和刘大连的一段情消耗了我对感情最后的向往。就这样我到了50岁,我想我再也经不起人生的大风大浪了。于是对伴侣的要求只剩下搭伙过日子,简而言之,实用就好。王荣军正中我的下怀。

  王荣军在认识不过一个星期时对我说:“干脆你到我家来吃饭吧。反正我们两家住得很近。”我欣然应允,第二天就去了他家,每天他负责烧火做饭,我回来就有热饭热菜吃,不管多晚。我有了一种家的感觉,当月,我给了王荣军两百元钱作为生活费。我想他毕竟还不是我老公,他的付出应该是有回报的。王荣军没有任何推托地接受了。

  相识一个月,我拿到了新房钥匙。我不缺房子,但多年前有一个梦想,就是找个心仪的地方和“老伴”一起养老。钥匙在手,而身边人是王荣军。看到新房,我有些心酸,贷款还有几年才能还完,

  装修的钱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王荣军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这房子,我帮你装。到时候你只管进来住就行了。”

  不论到了什么年龄,女人不能缺少男人的疼爱。我想,就是他了。然后,我继续工作,直到有一天突发奇想去看房子装修的进度,没有工人,只有王荣军在那里挥汗如雨。看到我惊讶的表情,王荣军憨憨地笑:“自己能做的事情,何必请人多费一些钱。”王荣军把我的新房装修得有模有样,搬家那天他以我男友的名义搬了进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早晚,我们都会是一家人。

  我开始暗自嘲笑我从前对于爱情婚姻的华而不实,平平淡淡才是真,男人实用才最好。那些甜言蜜语,那些事业上的成功,对女人来说都是空的。

  同居和恋爱是两码事,任何年龄都不例外。日子久了,任劳任怨的王荣军也开始挑三拣四,他嫌我很少做饭,他嫌我总是把他打扫干净的房子搞得一团乱。我说再给我时间,再等我两年,等我把贷款还完了,我就安心安意在家里做家庭主妇。渐渐地,我们的争吵多了起来。

  那天我在大街上看到王荣军的摩托车后坐着一个女人。他说那是他的舞伴,早晨一起锻炼。从他的声音里我听出底气不足。我们大吵了一架,我请他卷铺盖走人。

  王荣军跑到介绍人那里诉苦,说他这一年来是多么划不来,出了多少力,“不说别的,就说那

  装修,要是她请装修队……”听那口气,好像是要我把他所有的付出都折合成钱给他。介绍人只好劝他:“你们也同居了这么久,你也不算有什么损失啊。”我本来还有留恋的心,被泼了冷水。

  我认识的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突然间,觉得他很陌生。四处打听,“人,还是个老实人,当初离婚是被骗的,他老婆说单位要分一套房子,只有假离婚才能分到手,当时他人在外地,竟然信了。离了婚再回家,老婆带着孩子跑了,从此再没有露过面。”

  他太功利了。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爱情不是讨价还价,婚姻也不是有便宜就占。想一想,这一年来,我给他添衣服、负担一起旅行的费用,他却根本没有把我当自己人,两个人出了问题就往外跑,闹得满城风雨不说,还想和我把感情称斤论两。

  我这个年龄的女人,爱不起了吗?我这个年龄的女人,若是爱了就很难坚持自己的原则吗?我已经把要求降低了,为什么一个众人眼里的大好人还是和我格格不入?

  王荣军又来找我,他对天发誓那个女人真的只是舞伴。他很委屈,说我又不能陪他。他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而我终于明了,我们之间的问题,远远不是他找不找舞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