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蓝颜知己比丈夫更让我牵挂(图)

倾诉者:可欣,女,33岁,济南某教师

  我至今仍记得自己第一次吃芥末的感觉。那是十几年前了吧,我第一次见到芥末这种调味品,见大人们吃,便也尝了尝。

  当那股呛人的味道直冲鼻腔的时候,我捂着嘴和鼻子愣在那里,眼泪从张大的眼睛里流出来。

  从那以后,我一直对芥末敬而远之,想起那股很冲的味道便心有余悸。那股味道不似辛辣,也不似麻涩,好像一个人走得好好的,却迎头挨了一闷棍,味道冲得有点让人回不过神儿。

  马上就要到我和老公结婚五年的纪念日了,从恋爱到结婚,再经历五年柴米油盐的婚姻生活,我们已尝到了酸甜苦辣各种滋味。儿子已经四岁,聪明可爱,我和老公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生活平静怡然。

  我是个性格比较安静,思想比较传统的女人,无论是生活还是感情,都是中规中矩。我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多么轰轰烈烈,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能和谐幸福就行;也没希望生活多么大富大贵,只要衣食无忧就能怡然自得。几乎在所有人眼里,我都是个好女人的形象,工作认真,待人诚恳,温柔贤惠,我自己也对别人给的“好女人”这个评价不置可否。

  可是,去年夏初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舒朗,一切便都变了。渐渐迷失的时候,我不由对自己的思想性格、感情观甚至人品都产生了怀疑,好像不再确定自己是否还是个好女人。

  我和老公的感情一直不错,虽然五年的婚姻生活已经让我们之间的激情和浪漫不复存在,但我一直相信我们两人一定能携手走完人生的路,自从和他走进婚姻,就准备和他一辈子不离不弃。

  我从不担心自己还会为别的男人心动,“出轨”是想都没想过的事情。无论是对老公还是自己,我都有十足的信心,相信我们谁也不会背叛婚姻。

  可是,婚姻这双鞋,无论你多干净,它早晚也得粘上灰尘。爱情就像一锅正在煲着的汤,可能只是一念之间,你想往锅里添加其他调料,不想却放进去一些芥末。于是,原本平稳安详的婚姻开始变了味道,被刺激得趔趔趄趄,或许还有可能被冲得东倒西歪。

  认识舒朗很偶然。去年夏初的一天,我和两个女友在一家饭店吃饭,期间过来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跟其中一个女友打招呼,原来是她多年未见的中学同学。那个男子就是舒朗。

  那天舒朗坐下跟我们聊了一会儿,走时跟那个女友要电话,然后对我和另外一个女友说:“不介意的话,两位美女也把电话留一下吧?”

  我不是个爱交朋友的人,所以根本没把舒朗要电话的事放在心上,以为他不过是出于礼貌。可是第二天我却收到了一条问候短信,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原来是一面之缘的舒朗。他说对我印象深刻,而且感觉很好,“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感觉和你有做朋友的缘分,希望对你不是打扰。”

  坦白说,我从未遇到过这种事,从小到大所经历的一切都没违背过常规,这种从天而降的缘分,在我平静的心湖里激起阵阵涟漪。

  舒朗不是个让人讨厌的男人,相反,他还很招人喜欢,尤其招女人喜欢--风度翩翩,而且

  幽默智慧,和他聊天可以说是享受。

  舒朗还是个非常细心体贴的男人,不经意的话他都能记在心里,然后给人惊喜。接触了几次后,我决定和舒朗做朋友,有他做朋友,就像生活中添了几笔靓丽的色彩。

  由于和舒朗都有家庭和工作,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来往是通过手机和网络。我和舒朗的单位都能上网,所以,工作之余我们就在QQ上闲聊。每天早晚和午饭时间,我都能收到他的短信,大多是问候和搞笑信息,有时天气变化,他还会提醒我添减衣服……

  慢慢地,我习惯了生活中有舒朗的存在,如果哪天没有他的消息,我竟然会有魂不守舍的感觉,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直到他发来短信或者从QQ里给我留言,哪怕只是类似“出差了”这样简单的几个字的信息,我不安的心也会踏实下来。他也一样,如果我哪天有事没上网也没给他发短信,他就会焦急地打来电话询问。

  我一直把和舒朗之间的情分当作友情。“友谊”是个仪表堂堂的词,听起来冠冕堂皇、一脸清高,既沾不上婚姻里油盐酱醋的烟火,也没有陷入不干不净的情人泥淖。

  可是,当不由自主想念舒朗的时候,我不禁会扪心自问:难道这份牵挂仅是友情吗?我们之间的情愫难道真的那么月朗风清、天高云淡?

  面对内心最深处的情感角落时,我不敢对自己很干脆地保证和舒朗的感情如想像中那般纯洁和洒脱。

  可是,我已经不该再有爱情。我的爱情已在老公那里枝繁叶茂,在舒朗这里根本连萌芽都不可以。然而,我又确定不了这份感情以后的航向到底怎样。

  舒朗的婚姻状况和我相似,结婚五六年,感情平淡稳定,家庭安稳幸福。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老婆被单位派到外地的办事处工作两年。我对婚姻从未有过什么想法,只想用心维护,一辈子只睡在老公一个男人身边。

  跟女友讨论婚外恋问题时,我曾气愤填膺地表示,如果没有第三者,社会上就会少很多婚姻的解体。我曾那么鄙视和唾弃对婚姻不忠的人……

    可是,直到自己也有对婚姻犹疑的萌芽时,我才不得不承认--我不想,而是一直没有机会。

  难道人的骨子里都有放纵的天性?一旦诱惑存在,我们能有多少定力呢?其实每个人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可问题是,人的情感这辆车并不是挡位分明,而是无级变速,并且多数处于不断调整的状态,很难准确地将自己在某一阶段的某种情感理智而冷静地进行定位和控制。

  我玩笑般地问过舒朗:“你不怕我成为第三者吗?”他说:“你不会的。我也不会离婚,如果我放弃家庭,你会看不起我。”然后他反问我怕不怕他成为第三者,我仍是玩笑般地说:“你也不会,如果那样,我还会看不起你。”其实我和舒朗都明白,我们担心的是同一个问题,怕彼此把握不住感情的“度”。

  我知道我和舒朗都是珍惜家庭的人,走进婚姻的人都该知道,每个人的婚姻里肯定都存在着不足,我们对待不足的态度会决定婚姻的长久与否。

  我不知道能有多少人在围城里没有过徘徊,也许这还不能上升到背叛的高度,只能说是人的天性使然吧!

  我有过这样的感受,和老公过了多年,两个人变得像一个人那样熟悉后,有些话反而不想对他讲。每当这时我就渴望能有个蓝颜知己,把一些跟老公、亲人和朋友无法诉说的想法倾诉给他,舒朗应该说是满足了我的这个愿望,可我却在保持距离的问题上再次困惑。

  感情就像月亮,总在圆缺之间变化,而没有永远圆满的时刻;也像一道论述题,无论怎样都不会交出满分的答卷。

  和舒朗还是这样交往着,我们像两个探险的孩子,对未知的东西充满担忧却又跃跃欲试。探险的路上没有路标,没人告诉我们究竟往哪里走才是正道,往哪里走会掉进悬崖。

  本来我和老公的婚姻可算甜美,舒朗就像冷不丁加进来的芥末,我仿佛闻到那股呛人的味道……

  可欣说,最近她老公出差,离开一个多星期了,两人之间的通话竟然简单到几乎没有感情。他问她:“家里没事吧?”她说:“没事,你顺利吗?”他说:“顺利,没事就挂了。”曾经咖啡一样香浓的感情,现在却成了白开水。

  我问可欣:“看上去你并不打算斩断和舒朗的情丝,有把握拿捏好吗?”她沉默,说:“我想,我不会做对不起老公和孩子的事。”她没说肯定不会,只说她想她不会。